侵犯隐私被指控亚马逊进军医药电商受阻传统巨
更新时间:2019-08-11

  文 AI财经社健识局 陈广晶 编 AI财经社健识局 王小楠 本文来源于AI财经社旗下医疗大健

  近日,跨境电商巨头亚马逊遭到Surescripts指控,称其旗下邮购药店子公司Plillpack违规获取病人数据,这些数据通过第三方获得。Surescripts是医院与药店之间处方传送的科技公司。

  分析人士认为,亚马逊进军医药市场已经对老牌企业形成了冲击,此次受到指控,正是传统巨头对其进行的阻击。

  2017年,亚马逊就已透露出其杀入医药圈的意图。据华尔街见闻报道,截至当年11月,亚马逊已经向全美16个州提交了医疗用品分销业务申请,并在其当年的第三季度报中表明,医药健康是其感兴趣的领域之一。

  2018年,亚马逊又完成两大进军医药圈的重大举措:与JPMorgan Chase以及Berkshire Hathaway合作,成立一家针对医疗保健的合资企业;以7.53亿美元收购了刚刚成立5年的在线药房PillPack。同时还有向实验室检测、紧急护理等方面进军的可能。

  在此基础上,据投行摩根士丹利此前预估,凭借物流实力和网络服务方面的优势等,亚马逊在医药零售领域增加的年销售额,就可突破20亿美元。而另据业内人士评估,其背后商机可高达500亿美元。

  事实上,跨界进军医药领域,似乎已经是全世界互联网巨头的共识。阿里、腾讯等巨头早已布局医疗AI,而亚马逊也曾放出豪言,试图进军中国的医药电商市场。

  毫无疑问,在中国的医疗数据信息化程度不高、数据壁垒仍未打破的情况下,不仅亚马逊这样的境外巨头没有施展的空间,连阿里、腾讯这样的国内互联网大佬多年来也束手无策,只能从网售非处方药、保健食品和为医疗机构提供支付服务等边缘领域入手。

  尽管国内已经明确鼓励“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事业发展,但是,分析人士认为,互联网公司要想冲破传统的壁垒冲进医药圈,恐怕还有很多关卡要闯。

  最新报道显示,直接受到指控的亚马逊子公司Pillpack已经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。其发言人称,该公司通过第三方软件供应商ReMy Health访问了Surescripts的数据库,以明确其客户的用药历史,而这些客户是明确授权Pillpack获得这些处方数据的。

  Pillpack称已提交联邦调查局(FBI)进行进一步调查。而美国联邦调查局发言人拒绝置评。

  同步,被指控的另一方,为Pillpack提供数据的第三方——医疗软件提供商ReMy Health,也发布电子邮件声明称,Surescripts的声明是没有根据的、虚假的,似乎是他们整体市场战略的一部分。

  数据显示,美国处方药市场规模超4000亿美元。传统医药公司在其中不仅占据市场主导,更把持着患者用药的历史数据等信息。

  以此次出手阻击亚马逊的Surescripts为例,其背后既有CVS和Express Scripts两家美国最大的处方药公司,而作为将医生的电子处方传送给药店和保险公司的技术支持方,这家公司的网络几乎覆盖了所有的药店和药品管理公司,拥有最全面和详细的处方数据库。

  有分析师认为,此次冲突原因在于亚马逊试图进入医药市场,已经给传统厂商带来了压力。基于患者用药历史数据,亚马逊可以掌握患者更多用药信息,进而避免药物之间相互作用造成的伤害。而传统医药企业担心的恐怕更多。

  事实上,早在亚马逊宣布进军医药市场之初,美国的传统医药企业和分销商就已经在担心,亚马逊会利用电商巨头的地位和医疗数据分析的优势,颠覆处方药配送市场。

  同时,各界对亚马逊入局会给医药行业价格带来透明度,报以期待。资料显示,早在2018年6月亚马逊宣布收购Pillpack,美国传统医药巨头CVS、沃尔格林和Rite Aid的股价就已经大跌。这也被认为是为传统医药巨头出手阻击亚马逊埋下伏笔。

  长期以来,医药行业的高利润对互联网、房地产等快速发展的行业,都是非常大的诱惑;而同时其在专业、数据等方面的天然壁垒,也令很多巨头乘兴而来,铩羽而归。

  此次进军医药圈也不是亚马逊首次出击。就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,亚马逊就曾自建网站,布局处方药和非处方药销售市场。旗下自建医药网站终出售给美国药店连锁机构并遭关停。

  中国经历了2014年、2015年互联网医疗创业潮之后,大批创业公司倒在C轮融资之前,而互联网巨头们也逐渐转型寻找新的发展方向。

  2019年3月10日,腾爱医生官微发布公告,宣布字12时起正式关闭服务。距离2016年3月,腾爱医生携手张强医生集团等9大医生集团挺进医疗行业仅仅过去3年。在关停唯一嫡系之后,腾讯布局医疗市场的战略也转向投资,网罗了丁香园、微医等多个“独角兽”。

  此后(7月18日),另一巨头阿里巴巴集团的医药健康领域期间平台阿里健康,宣布上线“随访创新平台”,其目的是将传统的随访模式转移至线上,这也是互联网医疗板块试图切入医疗核心的一次创新。

  与亚马逊压力主要来自药品零售、分销巨头不同,中国公立医院一家独大的情况下,信息化建设、数据壁垒都很难打通,传统医药市场营销模式相对固化等,是互联网创业者,甚至互联网巨头们难以入局的主要原因。

  可以看到,在2018年4月国办发布的促进互联网+医疗健康发展的文件中,尽管互联网医院已被认可,电商、AI等也都在鼓励之列,但是从互联网医院必须挂靠实体医院等规定看,未来公立医院仍然是医疗健康产业中的主导。

  在此之前,互联网医疗,特别是医疗AI刚刚兴起时的颠覆医疗、替代医生等提法,也已经逐步转为成为医生的助手。

  根据2018年财报,阿里健康现有体系——追溯平台、医药电商、消费医疗、互联网医疗、智慧医疗中,医药电商仍然是盈利的大头。但是实际上,由于网售处方药没有放开等政策限制,2018年医药电商交易规模达到1234.4亿元,仅占三大终端药品销售总值17131亿元的7.2%。以阿里健康1.71亿元的营收看,其未来市场发展空间还很大。

  分析人士指出,无论是跨国电商巨头还是国内本土互联网巨头,在医药行业面前都面临着来自传统医疗行业的巨大的挑战,要想真正进入其中,还有很多关要闯。本港台开奖现场报码室

  标签:医药 亚马逊 巨头 医疗 互联网 电商 药店 市场 阿里 传统 pillpack 用药 壁垒 公司 ai surescripts 数据 医药行业 反击战 隐私